首頁 | 注冊 | 登陸 | 網站繁體 | 手機版 | 設為首頁 長沙社區通 做長沙地區最好的社區門戶網站 正在努力策劃制作...

您的位置:長沙社區通 > 新聞 > 長沙 > 都市 > 長沙書店悄“變臉” “書店+”玩出新花樣
長沙書店悄“變臉” “書店+”玩出新花樣
網址:www.discoclub80.com 編輯:長沙社區通 時間:2021-04-18 點擊:

人的一生,常與書相伴。互聯網帶來的信息大爆炸時代下,伴隨著人們閱讀習慣的突然改變,書店幾度遇上瓶頸。

轉型。在過去,書店是狹小的空間里擠滿了一排又一排待售書籍的代名詞。而近幾年,文藝、格調、咖啡、甜品,甚至是攝影、網紅都開始與書店發生千絲萬縷的聯系。

曾有一段時間,開進購物中心的“書籍+飲品”式門店幾近風靡,成為標配。到如今,逐漸回歸閱讀精神的小眾書店也開始悄然再現人們的眼前。如今,越來越多的書店嘗試在原有經營模式上,加入更豐富的周邊服務,24小時開放、配餐、小劇場等等,“書店+”的形式越來越豐富。

雖然過去出名的書店關張的新聞總引人唏噓,但有更多的書店正在開始新的嘗試。上月底,由2021中國書店大會發布的《2020- 2021中國實體書店產業報告》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有4061家實體書店新開面世,同比2019年凈增2488家。回顧2020年,實體書店數量逆勢上揚,增長數據著實令人驚艷。

4月23日,第26個“世界讀書日”即將到來。當下,你還愛閱讀嗎?你喜歡去書店嗎?什么樣的書店會成為你的首選?選擇日益增多,書店與讀者,一齊站在了十字路口,各自又將如何選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滑動查看更多

圖片

行業現狀

成本上升、電商沖擊,去年1573家書店離場

疫情之下,實體書店關門退場的消息,不絕于耳。

“感謝這一段充滿價值且不悔的旅程。”去年7月3日下午,知名書店品牌——誠品生活深圳店在其公眾號宣布,將在同年12月31日結束營業,誠品生活終歸還是跟深圳說了“再見”,這也給業界留下了不小的震動。

去年,杭州首家24小時營業、著名的獨立書店“烏托邦”,在疫情后發布了正式的結業通告。在蕪湖開業2年多、經營面積達1000平方米的當當實體書店,去年5月18日也正式閉店。不僅于此,重慶方所書店、上海旅人蕉書店、武漢物外書店漢口店都紛紛宣布下線。

《2020—2021中國實體書店產業報告》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大約有1573家書店關閉,其中,有連鎖集團的大型書城,也有獨家經營的門店,有的僅開業一百多天,有的在行業已有二三十余年。

“人工和房租成本占書店成本的50%,這一比例還在不斷上漲。”長沙一書店的負責人稱,以長沙為例,中心地段的租金較高,而書店大多占地面積較大,一個月租金通常在幾萬元左右。

此外,該負責人也表示,在電商時代,成本更低、折扣更低的網絡書店分散了部分客流,導致實體書店收入銳減,“民營書店打不起價格戰。從渠道來看,出版社會直接把圖書發給電商,同時,因為電商出貨量大,進貨價格也會相應降低。而實體書店因為銷售量少,貨源大多從二級批發商那里獲得,進貨價格自然更高。”

注重“溫暖閱讀”體驗,書店已經悄然“變臉”

雖然實體書店的閉店潮仍在繼續,但令人驚訝的是,從總量上來看,去年實體書店數量出現了逆勢上揚的現象,也有不少書店玩出了“新花樣”。數據顯示,去年,中國有4061家實體書店新開面世,同比2019年凈增2488家。

在位于長沙IFS國金中心三樓的西西弗書店內,近六百平方米的營業面積包括了閱讀、咖啡、文創、兒童館和藝文中心等多個功能分區。這家于2018年5月開業的西西弗書店,是當時該品牌除星沙萬象匯店、金茂覽秀城店后,由長沙大型購物中心引入的第三家門店。工作人員介紹,店內包括80%的書店本體,15%的咖啡吧座,5%的創意雜貨。

“對這家書店,真的超級喜歡。書店里淡黃色的柔光,看起來特別舒服。面積不算太大,但種類多。很多書都可以自助在電腦上檢索,還有很多的文創商品,價格也劃算。”每到周末,市民鄧小姐都會在西西弗書店點一杯咖啡,享受下午的閱讀時光。

創新型多業態的書店并非最近才出現,但在基礎創新上做加法的嘗試者已經越來越多。在位于長沙市開福區的“長沙十二時辰”店內,有不少正在看書的年輕人。“我們是1月16日開業的,是24小時精選付費閱讀空間,還融合了觀念對談、精品咖啡、買手文創、藝術策展、創意沙龍、效率自習等12大場景。”該門店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來這里消費的大多為20~35歲的年輕人,書店還有個對談劇場,“我們會不定期在這里舉辦先鋒對談、分享會、思想沙龍等活動,打造當代湖南疾風對辯、創意激發的能量場。”

此外,長沙還出現了一批24小時共享圖書館,承載市民的閱讀需求。比如樂之書店·天心店,總面積達1255平方米,配置了咖啡簡餐、文創藝術作品、教育培訓等元素,自開業以來,書店采取“書+文化沙龍、咖啡簡餐”、“會員制+親子閱讀”等“書+N”多元化經營模式,吸引了眾多讀者。

圖片
 ▲在位于長沙梅溪湖的一家書店內,不少消費者一邊閱讀,一邊品嘗著咖啡。記者 卜嵐 攝

書店一年凈增2488家,多重因素助力“逆勢上揚”

有關門,有新張,更有花樣。在疫情沖擊之下,實體書店為何能做到“逆勢上揚”?

業內人士指出,實體書店數量增長離不開各地的政策和資金扶持。一份涉及296家實體書店的調研報告顯示,20%書店享受到稅費減免,18%書店享受到房租補貼,7%書店通過政府采購服務獲得支持。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20年,已有30多個省市出臺了支持實體書店發展的地方性政策。各地采用信貸支持、財政補貼、稅收優惠、公共服務購買等措施,從政府層面鼓勵書店升級發展。

而在長沙,早在2015年,長沙市政府辦公廳在市政府官方網站就曾發布《長沙市實體書店扶持辦法》(簡稱《辦法》),自2016年起,市委宣傳部、市財政局將在年度文化產業引導資金中增設實體書店專項,每年安排300萬元,以網點建設補貼、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扶持實體書店健康持續發展。止間書店、德思勤24小時書店、樂之書店等都曾獲得補貼。

“去年,政府進行了稅費的減免,而為了提高招商率,商場也給出了較大的租金優惠。這無疑降低了書店的經營成本,促進了實體書店數量的增長。而且人們消費習慣也在改變,更多消費者開始回歸到線下的體驗消費中。”業內人士指出。

除了政策之外,各書店的積極轉型也成為“逆勢”的關鍵。該業內人士認為,實體書店數量逆勢增長的背后,是一些書店嘗試把圖書、空間、活動和流量進行整合,摸索出一套可復制的成功經營模式來,“很多書店不再是單一的閱讀或購書的場所,而是增加餐飲、娛樂、文化活動等,通過創意設計、文創周邊等方法打造有特色的閱讀空間。”

轉型之路


定王臺書市
堅持開店,既為老客,也因別無選擇

4月15日,被雨水“滋潤”了許久的長沙終于迎來了一次放晴的好天氣,街頭明顯熱鬧了不少。然而,進入定王臺書市,顧客依然寥寥無幾,讓人很難想像這里曾一度成為“全國四大書市”之一。

定王臺書市一樓右側最靠近大門的四間店面,是宋競芳家三姐妹經營了20多年的學知書社。1997年定王臺書市開業時,宋競芳就來到了定王臺書市,與他人一起在一間不到10平方米的小門面里合租做生意,漸有起色后,家中另外兩姐妹也加入進來,合開了學知書社,主營教輔資料。

“十多年前,每到學校開學報到那天,早上八點書市門口就擠滿了來買書的學生,從早忙到天黑。現在就算是開學季節,一天都很難賣出十單生意。”宋競芳說,現在網購發達了,來逛書市買書的無非就是兩種人,一種是對圖書的品質和內容有追求的人,他們需要看一看實體書,再決定買還是不買。另一種就是多年的老顧客,基于口碑和信賴,依舊會選擇來店里挑書。宋競芳也嘗試過開設網店。“教輔資料市場一年的旺季加起來不過兩三周,為此還得另外雇人打理網店,成本實在是不劃算。”最終,宋競芳決定只做線下實體店生意。

為何仍堅持開店?宋競芳回答,開店更多是因為老顧客和自己的那份情懷。“現在這個年紀再去轉行創業,投入成本高風險也高,可能隨隨便便十幾萬就沒了,守著這個店最起碼可以維持生活。”

圖片
▲4月15日,樂之書店·天心店內,讀者正靜坐閱讀。記者  周可 攝

大商戶廣拓銷路,小商戶慘淡經營

不同于學知書社以零售業務為主的家族式經營,定王臺書市內的新階梯文化書社以圖書批發為主營業務,是多家出版商的湖南總代理。

4月15日上午11點半,新階梯文化書社一樓的門面內,三名店員進進出出忙著打包即將發往長沙周邊地區的貨物。此時已臨近中午,其他門店的商戶大多開始準備午飯,而新階梯文化書社內的店員絲毫沒有要停下手中工作的跡象。“以前生意好的時候,一天最多可以發出幾十萬件貨,具體數字也沒統計過。”一名店員一邊打包一邊向三湘都市報記者介紹著目前店內的情況,“疫情之后發貨量相比前幾年有減少,但每天依舊十分忙碌。”

除了線下批發生意,新階梯文化書社在淘寶、拼多多等平臺也有自己的網店。以拼多多平臺為例,平均每天有100筆左右的訂單,“拼多多主打‘低價’,圖書售價相比門店零售會低0.5個百分點,所以利潤也不高,但總歸多了個渠道。”該店員介紹。

“昨天店里只做了三筆小單生意,今天天晴,客人才多一些。”新階梯文化書社對面的思陽書社主要銷售中小學課外讀物,也有一些幼兒繪本類圖書。經營者杜女士告訴三湘都市報記者,她曾碰到過在書市里比貨了許久,最終在她店內挑中了某款圖書,然后用手機搜索線上同款圖書的價格,并且要求杜女士按線上價格銷售的顧客。

“有時候線上價格實在是低于我的成本了,我就會讓顧客線上買算了,有時能掙個一兩塊的我也同意賣了。”杜女士說。當被問及為何不嘗試也開個網店時,杜女士嘆了口氣說,“開網店需要技術,我們也不懂操作,又沒錢雇人,所以只能開一天店是一天。”

據記者了解,早在2010年,定王臺書市管理方就提出打造一個“網上書市”平臺的想法,將定王臺所有的書都在網上上架,期望以這種方式與當時就已形成風靡之勢的當當、卓越一爭高低。正是在這種想法的推動下,“湖南長沙定王臺網上書市”正式上線。而如今,再在網絡上搜索“湖南長沙定王臺網上書市”,已無任何相關信息。

新華書店
“閱讀+”模式下,新華書店穿上“新衣”

不同于定王臺書市的大小商戶“各自為政”自謀出路,擁有國企背景的新華書店近年來在門店經營模式上做出了不少新嘗試。

2018年11月18日,由湖南省新華書店有限責任公司長沙市分公司與長沙市天心區政府合作共建的樂之書店·天心店正式開業。它是天心區委、區政府著重打造的民生工程和城南文化客廳,也是湖南首家開在公園里的書店。

暖黃色燈光營造的溫馨氛圍、頗具文化設計感的名言臺階、精心布置過的書架,開業兩年有余,樂之書店·天心店內的裝飾風格和空間設計依舊可以算得上是別具一格,在社交平臺上也被網友評為“長沙最美書店之一”。

4月15日下午6時,三湘都市報記者來到樂之書店·天心店。雖然是工作日,店內仍有約10位市民正靜心閱讀,其中大多是學生模樣,兩位老人靜坐在窗邊輕輕翻著手中的書本。二樓的兒童專屬閱讀空間內,一位母親正帶著孩子玩著積木游戲。

作為一家“閱讀+文創+沙龍+咖啡簡餐+教育培訓+公益+智能”的復合型花園式書店,樂之書店·天心店的一樓根據空間特點及圖書分類,提供了可滿足讀者不同需求的閱讀空間,二樓設置了一個0-12歲兒童專屬閱讀空間,三樓則是咖啡簡餐空間,裝修設計成西餐廳的風格,為讀者提供咖啡茶飲和簡餐。除圖書外,樂之書店·天心店內也有不少包括創意文具、器物擺件在內的文創產品。在樂之書店·天心店外側,還設有一家24小時無人售貨智能書屋,為讀者購書提供便利。

不止是樂之書店·天心店,一些開在商場內的新華書店門店也早已擺脫之前只售賣圖書的傳統經營模式。以新華書店喜盈門范城店為例,店內同樣設置了親子互動空間以及餐飲吧臺區域,周末及節假日店內也會舉行幼教益智等親子類活動。

新華書店的門店經營模式或有創新,但不變的是,每逢周末及節假日,帶孩子來新華書店看書仍然是不少家長會考慮的選擇。

后起之秀

止間書店
煙火氣息濃郁的“城市客廳”

“止間”之名,化用自一句古典的闡釋:守心一處,止步此間。當落日留下長長的影子,伴著暖黃色燈光踏入這間滿是煙火氣的“城市客廳”,仿佛聽到一位風度翩翩的謙謙君子正在做自我介紹。

三湘都市報記者了解到,這家開業于2016年的獨立的人文書店,以灰色石質墻面、黑色和原木色家具、玻璃幕墻上隨處散落著的句子以及斜屋面錯落有致的天花板等內部裝潢與獨特的陳設布局,曾被長沙市民稱為“最美書店”。

如何為讀者提供不一樣的閱讀服務?止間書店創始人之一徐先生介紹,如今,全國每年出版圖書進入止間書店的超30萬種,但書籍都會經過初選,“書店不售賣考試類、心靈雞湯類的功利性圖書,著重做文學、歷史、哲學、藝術四大類,解決讀者精神滋養問題。”
不止賣書。據介紹,止間書店還與湖湘本土工作坊合作研發手繪青白瓷、定制柴燒、私享茶器、手工藝竹編、純棉麻手作首飾等物件對外銷售。

館址:湖南省長沙市開福區建湘路270號

圖片
▲拙魚書房三層展示的圖書。記者  黃亞蘋  攝

拙魚書房
藏在鬧市中的靜謐書屋

讀者走進藏在漁人碼頭“和誠行”二樓的拙魚書房,便能感受到一股夾雜著書香氣的神秘氣息。

400多平方米的二樓閱讀空間,擺放著近3萬冊藏書,不僅有中外古典文學、大眾社科、兒童繪本讀物等書店中常見的分類,還有甲骨文系列叢書、中國文庫第二輯等頗為小眾的系列圖書。“漁人碼頭不僅能體驗長沙夜生活,所處位置也是長沙新金融核心區,故書店更偏向于采購經管類、兒童類圖書。”拙魚書房店長王湘珂介紹,書店有免費自習、辦公的江景位置,若想借書,只要支付99元/年的會員費,便可享受一年內無限次借書的權益。

舊時少女的妝匣、復古腳踏鋼琴、巴掌大小的四書五經、木質邊框的書法牌匾……走進書店三樓,目光所及的裝飾器物、壁畫等陳列物品,皆是創辦者的個人私藏,沒有明碼標價的價格簽,不對外銷售,讀者可在古韻中探尋時間的蹤跡。

“書店設有觀影室,每周一到周日晚7點都會播放經典老片。如果讀者在店內沒有找到想要的圖書,我們將盡全力采購。”王湘珂笑著說,盡管書店中搭配銷售的飲料、文創產品的利潤相對較高,但仍未擺脫行業內書店“家家在虧錢”的狀態,“即便這樣,它的初心仍是在繁華城市街頭開辟出一塊寂靜之地,讓消費者享受愜意、舒適的閱讀時光。”

館址:湖南省長沙市岳麓區瀟湘中路1088號漁人碼頭6棟2樓

長沙十二時辰
24小時閱讀,漫游煥新古街

24小時,在一家書店內能做些什么?上午8點30分,撥開在湘江中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繞過萬達寫字樓后徑直走進靜謐、悠閑的福慶街,便能看到長沙十二時辰書店。

這家面積680平方米的復合型書店,打造了觀念對談、精品咖啡、買手文創、藝術策展、創意沙龍、效率自習等12大場景。

“3月1日,門店升級為會員制后,除清明節、五一等免費開放日外,市民進入二、三層均需要出示會員碼。會員分單日體驗會員、月度會員及年度會員三種,價格從59元至2999元不等。其中,基礎會員能享受特調咖啡免費兌換、雜志自由閱讀及商品專屬折扣等權益。”長沙十二時辰書店負責人介紹,書店每月新增會員超1000人。

據介紹,除特色的空間場景外,書店還展示了以時間排序的攝影作品以及圍繞博物館與美術館、風味、宇宙、創新、增長等內容關鍵詞的書單。“長沙十二時辰還是一家數字便捷的智慧書店,將無感支付、小程序等新形式引進書店內,以迎合20歲-35歲主流消費人群的購物喜好。”上述負責人介紹。

館址:湖南省長沙市開福區福慶街88號1層

和+共享圖書館
共享一本書,擁有一座湖畔圖書館

圭塘河羽燕湖畔,芳草萋萋、岸芷汀蘭,駐足水濱、捧書閱讀,自是十分愜意之事。別致的玻璃櫥窗、時有時無的咖啡香氣……不經意的一瞥,這座位于長沙圭塘河羽燕湖畔的圖書館,就足以吸引你的注意。

走進圖書館,一樓的中心位置是一個實木打造的書島區,四周陳列精心挑選的各種品類暢銷書和新書推薦;二樓則涵蓋了多種功能區,有“和+大講堂”、共享空間、冥想空間、趣讀空間等。從館內的落地玻璃一眼望去,外面是充滿靈動氣韻的羽燕湖,窗內安靜得只剩下書頁翻動的聲音。天晴時,湖面泛起漣漪,是波光斂滟晴方好;下雨時,一池煙雨迷蒙,是斜風細雨無須歸。

和+共享圖書館是由雨花區政府、湖南中煙、公益組織益友會合力共建的社會公益項目。這家占地932平方米的紅磚小樓,以“空館集書”的方式面向社會開放。進館閱讀的市民均是共享者,帶上一本記錄著個人讀書感悟的圖書便入駐圖書館。這本書將在圖書館生成唯一的二維碼,供下一位閱讀者掃碼借閱,圖書館小程序會及時更新每本圖書的動向。后期,共享者可以跟共讀同一本書的書友們,在和+共享圖書館舉行線下書友會。

三湘都市報記者從圖書館方面獲悉,2018年7月1日開館至2021年1月1日,已開展各種文化活動超500場、接待讀者23萬余人次、募集到書籍46000余冊。

館址: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圭塘街道木蓮東路269號圭塘河岸.悠游小鎮臨湖1號樓

觀點:特色是生存之道

“為讀者提供傳統書店沒有的服務,才是實體書店的生存之道。”止間書店創始人之一徐先生介紹,互聯網下的碎片化閱讀模式以及電子化閱讀終端的出現,早已改變80后90后的閱讀習慣,“好在,無論環境怎么變,人的閱讀需求一直在,獨立人文書店需要挖掘、滿足這種閱讀需求,才能撐下去。”

為了特色,有的書店增添舊時少女的妝匣、復古腳踏鋼琴、巴掌大小的四書五經、木質邊框的書法牌匾;為了情懷,有些書店設有觀影室,每周一到周日晚7點都會播放經典老片;為了持久,有的書店還打造了觀念對談、精品咖啡、買手文創、藝術策展、創意沙龍、效率自習等場景;還有書店組織線下書友會……

大多數消費者都喜歡追求個性,實體書店要發展,自然也要迎合這個需求,做出自己的特色,彰顯自我的文化風格,這樣才能吸引更多愛書之人前來消費,讓書店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站穩腳跟。

TAGS:都市 | 新聞轉載:長沙社區通
頂一下
(0)
踩一下
(0)
最新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網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請注意語言文明,尊重網絡道德,并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長沙社區通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非法內容。
相關文章
精品導讀

更多>>長沙常用電話

无限资源2018免费观看-无限资源免费韩国日本-无限资源日本2019版免费